| | 退出 | | |
未完成

“裁缝股神”金盆洗手

2019-06-03 15:14 | 作者: 任颖文

屏幕快照 2019-06-03 下午3.12.02

以服装起家,而后纵横股市,收获颇丰,雅戈尔集团董事长被尊称为“股神”,而今公告从股市“金盆洗手”,回归主业。然而剥离了投资性业务的雅戈尔能走多远,需时间给出答案。

文 | 任颖文   头图来源|视频截图

 

将一个镇办服装厂做成国内第一服装品牌,李如成用了将近三十年时间。

身为雅戈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雅戈尔”)的董事长,李如成与大多数创一代一样,有一段从无名氏逆袭为商界大佬的传奇经历。但励志不是李如成身上最大的标签。在投资圈,人们更津津乐道的是他神准程度堪比巴菲特的眼光。

从1999年首次涉足金融投资至今,雅戈尔炒股收益曾一度超过200亿。2018年年报数据也显示,雅戈尔全年服装净利8.3亿,而投资净利17.98亿,足足是主业收益的两倍,可谓是被服装业耽误的“股神”。

然而今年的春夏之交,李如成动作频频,大有从股市撤退之意。

4月29日晚间,雅戈尔披露公告称,为了实现价值最大化目标,公司拟对发展战略作出重大调整,未来将进一步聚焦服装主业的发展,除战略性投资和继续履行投资承诺外,公司将不再开展非主业领域的财务性股权投资,并择机处置既有财务性股权投资项目。

5月20日,李如成在2018年度股东大会上高调宣布回归主业:“美国有耐克,德国有阿迪,雅戈尔也完全有实力成为这样的集团。”

二十年投资版图一朝剥离,这背后究竟有怎样的隐情?

裁缝变股神

雅戈尔的炒股史开始于1999年,首次试水是斥资3.2亿元投资发起成立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,取得了9.61%的股份。2007年,雅戈尔抛售中信证券股份4506.56万股,实现投资收益达16.51亿元,占当年雅戈尔净利的一半。

之后雅戈尔又陆续投资了广博股份、宜科科技(后更名为汉麻产业、联创电子)、宁波银行、浙江财产保险等。到2005年,股权分置全面铺开,雅戈尔持有的金融资产市值也迅猛增长。

其中,宜科科技2004年上市,2008年1月25日的收盘价17.25元,雅戈尔投入的初始入股成本1623万元已放大了约9.5倍。

宁波银行于2007年上市。2008年1月25日的股价为18.15元,而雅戈尔持有的1.79亿股原始股,投资成本不过每股1.01元。

2009和2010年雅戈尔的投资战绩亦不俗,其金融投资业务分别实现净利润16.25亿、12.45亿。财务性投资带来的收益显然已超出李如成的预期,他曾欣喜表示:“我做了30多年服装,利润都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。但投资就不一样,一下子就能赚制造业30年的钱!”

李如成把雅戈尔在财务性投资业务的成就归结于运气:“股权投资雅戈尔是无心插柳柳成荫,现在我到外面去,人家对我评价,你是中国巴菲特,每个项目做得都很成功。这句话错了,很多投资项目初衷都不是想挣多少钱,是政府给我的照顾。”

据宁波人物报道,雅戈尔最初投资宁波银行,是因为其筹建之初宁波市领导希望为银行找几个有实力的股东,雅戈尔也在考虑之列。宜科科技是雅戈尔在上市前政府硬要搭进来的;投资中信证券则是雅戈尔上市后想在新兴行业里寻找机会。那时李如成对证券业很感兴趣,恰好中信证券属于比较规范的国企,股东背景也不错,都是国有大中型企业。

此外,雅戈尔还曾聘用凯石投资担任雅戈尔的投资管理顾问,主打定增和PE投资的双线发展。以陈继武为首的凯石管理团队曾在证券市场颇为火爆的4年间,为雅戈尔立下汗马功劳。

宁波一直是江浙地区金融重镇,有着深厚的“炒股”文化,该市解放南路被市场尊称为“涨停板敢死队大本营”,涌现出许多“股神”。雅戈尔跟涨停板敢死队原总舵主、泽熙系实控人徐翔有过颇多交集。

天时地利人和,成就了雅戈尔的投资神话。

盈亏同源

公开资料显示,截至2019年3月末,雅戈尔投资项目共39个,投资成本304.55亿元,期末账面值320.20亿元。其中持股规模最大的当属中信证券,市值占比达到49.62%,占到雅戈尔总资产的比例达到21.59%。

中信证券早期确实让雅戈尔赚足了腰包,高昂的投资收益也大大润饰了公司净利润数据。

但好花不常开,此后的2015年,雅戈尔通过二级市场买入及参与新股认购的方式,累计持有中信股份(00267,HK)14.55万股,占中信股份总股本的4.99%,总投资成本达170.62亿元。中信股份在2016年股价下跌16.92%,致使雅戈尔当年投资业务净利润同比下降39.24%,甚至在2017年的年报中,雅戈尔计提中信股份资产减值准备33.08亿元,其中投资业务净利润为-16.89亿元,同比下降201.95%。

此外,雅戈尔投资生涯的另一次“折戟”是金田铜业(834178,OC)。2008年3月,雅戈尔在金田铜业申报IPO前夕以3.6元/股的价格,受让其3.05%的股份。然而金田铜业的A股之路走得颇为艰辛,10年间三次冲刺两次主动撤回,直至2015年退而求其次,选择暂时在新三板挂牌。2018年9月,金田铜业再次报送IPO申请,公司从2017年11月13日停牌至今,其停牌前的市值为35.96亿元。据此计算,雅戈尔持股部分目前的市值约为1.1亿元,相较其10年前1.33亿元的投资成本略有缩水。

投资收益的起伏波动让人心生余悸。据N十财经报道,李如成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坦言:“公司这些年的投资有盈有亏,我们感觉最近几年(投资业务)存在很大的变数,主要有两方面原因:一是证监会对股权投资退出的限制,退出越来越难,这给了我们很大压力;二是会计准则的变化太大,连伟大的巴菲特都搞不明白了,他一会儿亏损五百多亿,一会儿又盈利六百多亿,因为股价的波动直接影响到利润,像雅戈尔这样的企业,很难去承受这种变动。”

李如成决意鸣金收兵了。

股市“大撤退”

2018年1月,雅戈尔发布计提中信股份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,拟计提中信股份资产减值33.08亿元。今年4月29日发布的公告则显示,雅戈尔拟处置的投资项目多达38个,排除作为长期持有的战略性投资项目宁波银行,雅戈尔要处置的金融资产高达200亿元。

谈及为何大规模处置投资项目,一位雅戈尔证券部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透露,首要原因是会计准则的调整。

雅戈尔2019年1月1日起执行《新会计准则》,将除长期股权投资以外的金融资产指定为“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”,其价值波动和处置均不影响当期损益,仅分红收入可计入当期投资收益从而影响当期损益。

“除了长期股权投资,其他金融资产的处置都不计入损益,所以当前行情的好坏和战略调整没有关系。”上述证券部人士表示

此外,宏观大环境也发生了极大变化。自2016年起,证监会就不断鼓励上市公司回归实业,不断强调资金应该投向实体经济、服务实体经济。媒体评论也指出,“上市公司炒股巨亏,不务正业理当被监管”。

嗅觉敏锐的上市公司“股神”们纷纷表示不再参与新的证券投资,并逐步退出原有证券投资,金盆洗手,“戒赌”。

实业不好做

当然,雅戈尔聚焦主业、谋求转型的诉求也是原因之一。

雅戈尔公告曾表示:“基于资本市场的价值体系,多元化经营的公司通常被给予较低的估值。”“为了减少资本市场波动对公司的不确定性影响,使得投资者以及资本市场对公司的认识、判断更清晰、更明确……在雅戈尔创业40周年之际,为实现公司价值最大化的目标,公司拟对发展战略作出上述调整。”

事实上,早在2016年,李如成就喊出了“回归主业”的口号,对外宣布“用五年时间再造一个雅戈尔”,计划创建1000家营业额在1000万元以上的自营门店,算起来营业额刚好100个亿。“打造服装实体产业发展的加速度,称为中国服装行业、乃至整个服务产业的时尚坐标。”

为此,李如成曾多次赶赴欧洲拜访各大顶级面料供应商“取经”,还请来乔治阿玛尼的设计师、台湾人龚乃杰担任公司设计总监。新店装修则请了专为Burberry等奢侈品牌设计门店空间的顶尖设计师Philip Handford操刀。

尽管李如成为重振服装业下足了功夫,但两年过去成效并不理想。

2018年雅戈尔年报显示,公司全年投资业务实现投资收益32.07亿元,同比增长5.25%;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.98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加34.87亿元。而公司时尚服装板块完成营业收入约56.44亿元,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.30亿元,仅仅是投资性业务收益的一半。

也许有感于转型的迫切性,李如成在雅戈尔2018年年报开头《致股东》里如此写道:“以往的成功,不可能再重复;过去的教训,一定要铭记……敬爱的股东,给我们时间吧!”

转眼五年之期即将过半,剥离了投资性业务的雅戈尔能走多远,需时间给出答案。

参考资料:

《“炒股王”急流勇退?雅戈尔拟处置200亿财务性股权投资 称与当前A股行情无关》,21世纪经济报道

《“投资高手”雅戈尔放弃“炒股”,是觉醒还是无奈?》,中国商网

《雅戈尔四十:惑与不惑》,N十财经

《雅戈尔净利润大增,何时回归服装主业》,新投资网

《雅戈尔的百亿赌局,这次会赢吗?》,宁波人物

《雅戈尔投资隐秘:宁波银行是怎样让股东赚钱》,理财周报

《不玩A股了,20年“炒股大王”雅戈尔为啥金盆洗手?》,环球老虎财经

  • 分享到:

专栏

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社社长

《中国企业家》高级记者,关注汽车、...

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

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